欢迎来金海湾博客
打工全国

https://blog.jinbay.com/nacnmarkets/  复制链接收藏

打工全国个人头像
打工全国
博客日历
«May 202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1/2/2022 10:16:00 AM [新闻时事] 分享

分享

山东高院官方微信今天(1月2日)发布题为《不能仅以“出轨”为理由,请求离婚》的文章,引起巨大争议。


文章指出,忠诚是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承诺,也是婚姻的底线。跌破了底线,这样的婚姻即便勉强维持,也不会幸福,破镜难以重圆。在现代社会,违背忠诚义务,依然被视为对婚姻毁灭性的破坏。所以《民法典》将“重婚或者与他人同居”作为离婚的法定条件,同时,也将“重婚或者与他人同居”作为离婚损害赔偿的条件。





一、抓到出轨证据,是否能证明属于法律规定的“同居行为”?

对于什么是“重婚”,大家都比较清楚,基本上没有争议。但是对于法律规定的“同居行为”,却存在不少争议。有网友问:我抓到了丈夫出轨的证据,到法院起诉离婚,法院竟然判决不准离婚,为什么?法律不是规定,配偶与他人同居,法律允许离婚吗?

那是因为你的证据仅证明你的配偶存在不忠诚行为,但是你没有证明你配偶与他人同居,更没有证明你们感情破裂。


二、最新司法解释明确:出轨不属于同居行为,不能据此要求离婚

面对司法实践中的争议,2020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司法解释,该司法解释明确规定:“与他人同居”的情形,是指有配偶者与婚外异性,不以夫妻名义,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

根据该司法解释:虽然出轨婚外异性,但是没有长期、稳定的共同居住,就不能认定为同居行为,就不能以此作为起诉离婚的理由,更不能以此作为要求离婚损害赔偿的条件。也就是你抓到你的配偶出去和别的异性开房证据,但这不属于长期共同居住,不能以此要求离婚。

比如:宾馆开房的证据,这个就不属于“同居”。宾馆是临时性场所,不属于共同居住。你拍到配偶与他人牵手逛街,这个也不能证明是“同居”。你拍到配偶与他人在外租房照片,但是不能是一次两次,必须是长期居住的证据,不然也不属于“同居”。

三、最新法律趋势是:防止轻率离婚

从《民法典》以及最新出台的司法解释来看,法律对于离婚的最新态度是:防止轻率离婚。一方面对于登记离婚,法律新增了30天离婚冷静期;另一方面对于诉讼离婚,以司法解释方式明确将出轨排除在离婚的法定条件之外,只有背叛婚姻严重到重婚或者与他人持续、长期的共同生活,且要有充分证据证明的情况下,才可以判决离婚。

事实上,类似说法,并非第一次出现。早在去年年初,关于“最新司法解释明确:不能仅以‘出轨’为理由,请求离婚”的说法就在网上流传,让不少网友感到诧异又愤怒。


观察者网曾对此进行解读分析。

首先,“不能请求离婚”和“没有判决离婚”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前者是指当事人是否有权利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是诉讼权利的体现,后者是指法院认为是否符合离婚的条件,是离婚权利的体现。

类比一下的话,就相当于挂号看病,前者是指有没有挂号排队的资格,后者是指挂号看病后能不能把病给治好。

当然,在一些人看来,如果仅以“出轨”为由不能让法院判决离婚,那就算告诉我“有资格提起离婚诉讼”好像也没多大意义。

其实不然。

一方面,若一方存在“出轨”情形,法院是完全有可能判决离婚的。

根据《民法典》的规定,存在“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情形的,应当准予离婚,而一方存在“出轨”确实是法院认定“感情确已破裂”的情况之一。

《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九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果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的,应当准予离婚。

而且,司法实践中也确有此例。

裁判文书网显示,河南省新乡市延津县人民法院作出(2010)延民初字第764号民事判决书显示,原告陈某发现丈夫侯某在自己外出打工期间存在“出轨”,故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离婚。

法院在认定相关事实后,认定夫妻双方“感情确已破裂”,支持了陈某的诉讼请求,作出离婚判决。

原告、被告于2003年11月25日登记结婚。婚后感情一般。2006年去,二者去广东打工。原告称被告在打工期间有了外遇,经与被告交涉离婚未果,原告起诉来院。婚生女孩叫侯星晨,生于2002年4月20日,男孩侯明阳,生于2006年3月20日,现在被告老家生活。原告称在被告家有其个人财产14条被子,一大一小木质沙发一套,一台洗衣机,一台25寸美乐彩电,一辆博马牌自行车,一个大铝盆,一个洗脸盆。

本院认为:和谐、美满的夫妻关系依靠双方共同努力经营。本案中,原、被告本来共同出外打工经营家庭,是值得欣慰的,但由于被告的出轨行为,导致其与原告的夫妻感情出现裂痕,经原告规劝,仍不思悔改,现原告要求离婚,予以支持。

另一方面,即使法院没有仅根据一方“出轨”作出离婚判决,此次离婚诉讼的提起也是有重要意义的。

因为,在法院未判决离婚后,若夫妻双方保持分居满一年的,只要一方提起离婚诉讼,哪怕理由和一年前一模一样,法院也会认为此情形属于“感情确已破裂”,从而作出离婚判决。

《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九条第五款规定,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又分居满一年,一方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应当准予离婚。

也就是说,如果夫妻一方存在“出轨”,另一方想要离婚的,不仅有权利提起离婚诉讼,提起离婚诉讼甚至还是一个有必要的操作——有可能成功离婚,即使没成功也可以分居一年后直接成功离婚。

之前已经提到了,“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是法院对于离婚的判断标准,这个标准确实有些抽象,因此法律也明确了四种“直接判离情形”:

1.重婚或者与他人同居;

2.实施家庭暴力或者虐待、遗弃家庭成员;

3.有赌博、吸毒等恶习屡教不改;

4.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

值得注意的是,如夫妻之间存在上述情形之一,法院将自动认为“感情确已破裂”,只要调解无效就会直接判离。

但是,即使不存在上述情形,虽然难了点,但法院也可以从别的角度认定“感情确已破裂”。

类比一下就是,上述四种情形就是“绝症”,一旦被诊断出来就必死无疑,但这不代表着没有得这四种“绝症”就不会被诊断出其他毛病。

综上,因为“出轨”不属于“与他人同居”这一离婚的法定条件,所以仅有“出轨”时不能离婚的说法不成立。


山东高院官方微信公号已经删除该文。


阅读 (64) | 评论

1
分享 分享

对话:

1/8/2022 1:18:00 PM [财经金融] 分享

分享

在2021年12月,在拜登总统领导下,美国举行全球首届“民主峰会”,明确对抗集权,保障人权,以及打击贪腐的决心。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会上表示,美国财政部正努力打击海外洗钱和非法融资,并公布一个新的基金,奖励举报腐败行为。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则表示,要设立全球反腐协调员的角色,似乎要在民主国家阵营中,布下一个大网,将各国腐败逃窜的资金,一网打尽。这项战略将如何掐断贪官的资金来源?这个战略对于已经在美国的中共高官的本人和子女有什么影响? 对于仍在任上的高官有何影响?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财政部长耶伦在民主峰会上强调了打击跨国腐败的必要性,其中美国国务院将设立全球反腐败协调员的角色,而美国财政部将成立一个反贪污基金,以奖励那些能够提供有关腐败的外国领导人在美国藏有赃款线索的人。


美国政府于12月6日发布了一份长达38页《美国反腐败战略》,内容包括遏制非法金融活动,追究腐败分子的责任,保持和加强反腐败的能力,以及改善外交接触并利用外国援助资源打击腐败等内容。


美国反腐战略将进一步刺激中国官民矛盾和习派与反习派的矛盾。


中共不少高官的亲属大多已经移民海外,而其子孙辈八成以上在西方国家拥有公民身份,比如杨洁篪的女儿和夫人均有美国合法身份, 并在纽约购置了两处房产; 邓小平的孙子邓卓棣、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 均是美国国籍。


作为美国反贪腐新战略的一部分,美国财政部可能推出新规,解决美国房地产市场在面对洗钱和其它非法活动时的脆弱性。美国目前有12个大城市地区规定,如果全现金购房的交易额超过30万美元,需提交报道,披露使用空壳公司购房者的身份。这项规定的实行范围有可能扩大至全美,对全现金房地产交易提出新的监管要求,以打击房地产市场的洗钱活动。


另据网络消息,澳洲和加拿大已经加入美国,将清查境外购房者资金来源,资金来源不清的将被收缴拍卖。


(United States Strategy on Countering Corruption)。《反腐战略》阐述了全政府共同加强打击腐败的方针,尤其强调要更好理解和应对这个威胁中的跨国因素,包括采取措施,限制腐败行为者利用美国和国际金融系统隐藏资产和洗转贪腐钱财。


为指导实施,《反腐战略》将美国政府的反腐败努力定为五个相互巩固的支柱:


美国政府反腐败努力的现代化、协调与资源: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在全球反腐败斗争中发挥主导作用,但是,要将腐败的威胁作为一项国家安全要务来对待,必须有更新的方针。这将包括:


更好理解和应对腐败的跨国范畴,包括把针对腐败行为者及其网络的情报收集和分析定为重点。在整个联邦政府关键部门和机构中,将反腐败提升为跨部门工作重点,包括通过国务院、财政部和商务部以及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中的协调机构进行。

增加执法资源和大力加强在情报机构和执法之间的信息共享。

遏止非法融资:腐败行为者和他们的帮手依赖美国和国际金融系统中的薄弱环节掩盖资产所有权信息和洗转其非法活动赃款。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有责任解决我们自身管理系统中的漏洞,并为盟国和伙伴也这样做而共同努力。这意味着纠正缺陷,方法包括:


颁布实益拥有人信息透明规则,以有助于识别隐藏在不透明的公司结构体系背后的恶劣行为者。

实施首创的针对与房地产交易最紧密者的规则,以揭示房地产何时被用于隐藏非法所获现金或为犯罪赃款洗钱。与国会合作并在现行规定的范围内,使金融系统的某些守门人——包括律师、会计以及信托和公司服务供应商——更难以逃避审查。

通过多边论坛、外交接触、执法合作,以及能力建设,与伙伴国家共同加强它们的反洗钱制度,以提高国际金融系统的透明度。

追究腐败者责任:美国政府在弥补规则漏洞和与伙伴及盟友一道这样做的同时,也将对那些执意从事腐败活动的人追究责任,方法包括:


加强外交和发展工作,支持、捍卫和保护公民社会和媒体工作者,包括揭露腐败的调查性新闻工作者。

启动一项新行动计划,使伙伴国家参与侦破海外行贿。成立追回被盗国家资产奖励项目,增进美国政府识别和追回在美国金融机构中的与外国政府腐败相关联的被盗资产。

与私人行业合作,通过鼓励美国和国际公司采用和落实反腐合规计划,改善国际商务环境。维护和加强多边防腐败构架:美国政府致力于加强国际反腐构架,其中包括多边行动计划,作出承诺,以及推动各国在反腐败领域取得切实进展的标准。美国将继续维护和加强这一关键构架,做法包括:


与七国集团(G7)和二十国集团(G20)合作,在各个部长级轨道上落实强有力的透明和反腐措施。建立和发展可靠、有效和有承受力的安全机构,打击在金融、采购以及人力资源功能领域内的腐败。重新加强美国对数项行动计划的参与,包括开放政府合作关系(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和采掘业透明度行动计划(Extractive Industries Transparency Initiative)。

增进外交接触和运用对外援助资源达到反腐政策目标:外交接触和对外援助,包括安全援助,对美国反腐败努力有极为重要的作用。这些努力并举,可以有力提高伙伴政府打击腐败的能力和决心,并支持公民社会和有关方面的宣传和行动。

为确保援助资金不被无意中用于支持腐败行为者,美国将改进风险管理程序,并且更好地了解地方政治、经济和社会动态关系。

美国将为此扩大和增进努力,方法包括:


将反腐败提升为美国外交工作中的一个重点。

审视和重新评估政府对政府援助的衡量标准,包括在透明和问责方面。

扩大以反腐败为重点的美国援助,并监督这一援助的效力。

在反腐行动计划和更广泛的援助中增加灵活性,以便对世界各地意外情况作出反应。

大力加强公共部门的反腐能力和支持力,包括对独立审核及监督机构。

《美国反腐败战略》标志着美国努力遏止腐败危害的新篇章。鉴于问责至关重要,联邦部门和机构将每年向总统汇报实现《反腐战略》目标的进展情况。




阅读全文>>

阅读(98) | 评论(0)

12/31/2021 12:58:00 PM [新闻时事] 分享

分享

很多朋友都劝我什么都不要再写了,让时间来证明。明白你的人,终归是明白的。但是,我是洞悉人性的。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些泼在我身上的污垢,其实还是留在这世上,留在不明真相者的疑惑中。而那几个仇恨我的人,依然会用各种卑劣的方式发泄他们的仇恨。所以我想,这世上如果没有我自己的一份详细说明,或许那些肮脏的东西,就会成为永远的痕迹。




这是我早就想写的一份东西。上次财经记者采访时,我已经说了一些,但是,它很快被删除。我并不太满意那个采访,因为,它在发出之前,已经删了又删,记者尽了全力,但仍然难以原样照发。由此,我的表达,既不详细,也没尽兴。纵是如此,很多人还是没有看到。


很有意思的是,那篇采访,虽已删到极简状态,但毕竟给了我说清很多问题的机会,比如什么小产权别墅和六套房子之类。此后,质问这一问题的人明显减少。所以,我认为,对于这样一场针对我个人的污名化风暴,只有我自己来诚实面对,直接说明,理性表达,才是最好的沟通途径。毕竟,愿意让自己永远处于非理性状态的人是少数。


尤其现在,那些攻击我的人以团伙方式,在网上“人肉”支持过我的一些朋友,对他们发起围剿。所以,我想,还是由我自己来面对吧。其实最重要的、也是没有人可以否认的事,即:引发这一系列的事件的唯一原因,就是我在封城的日子里,作为受困于城中的九百万武汉人之一,写下了六十天的记录。


所有针对我的、或是针对他人的攻击,都因这本日记而起。所以,我清理了一下那些质疑内容,以尽可能的耐心,再次进行说明。也为自己的人生作一份备忘录。


极左这两个字,是我的日记里反复提到的。也给许多人带去疑惑,不理解我为什么我要反复提极左?对此,我也有责任把它说清楚。因为不说出它的来由,也就无法说清为什么一些很小的事情,比方送侄女去机场以及送口罩等,也都会被放到无限大来对我个人进行攻击;并且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被困在疫区的人写了60天日记,会引发如此之大的风波。


从小到老,我都属于那种对政治几无兴趣的人。在很长的时间里,我对国内有些什么派别也不太清楚。因为职业缘故,我在微博上关注的东西,大多也是世道民情、文学艺术、自然风光以及新型建设之类。正因为对政治缺乏兴致,我从未加入任何党派,不喜欢阅读政治类书籍,各种政治学习我也是能逃的都逃掉了。甚至,有许多当官的机会,我亦都选择了避开。我只想当个作家,觉得写写小说,这一生就很有意思了。熟悉我的人,大概都知道这就是我的理想。


2016年夏,我出版了长篇小说《软埋》。次年春天,突然莫名地遭遇批判,就像这次一样。一些人仿佛约好一般,群起而攻击。那一年,我有些懵,不知道这种批判因何而起,来自何人。当时,我正好去了墨西哥和古巴,批判声音最高的时候,我正在古巴。因为上网困难,竟全然不知。等我回到墨西哥时,看到了一些信息。同时,也有朋友告知说,批判你的人主要来自乌有之乡网站,并给我简略介绍了一下左派网站的情况。到那时,我才知道国内的什么左派网站,其中一个叫“乌有之乡”。在墨西哥期间,通过微博,我作了一个回复。回国后,我先落脚广州,再一次就此事通过微博阐明了我的观点。而这时,我已知道,全力批判我的人,正是那些左派网站中的极左人士,其中还有我的某个同事。有人告诉我说,我的这个同事起了主要的推动作用。甚或,引发这件事,便是来自他的个人私利。


我在2017年3月24日发了一篇微博,我写道:“因为一部小说《软埋》,不知何故让极左派人士恼怒异常,成群结队挥刀而来。批判、斥责及辱骂充斥在我的微博留言里。大多留言,令人哭笑不得。他们大多没看小说,或只读了几篇批判文章,于是想当然进行推测。对这类人,连生气都不必。


说实话,我是改革开放的获益者。1978年我幸运地考上了武汉大学,我的命运从此改变。我想,如果我没考上大学,成为了中国第一批下岗工人,我会是他们中的一员吗?因为我所工作的搬运站几乎是中国最早解散的企业。有一天听说我以前的领导在外摆摊卖菜,心里着实难受了一下。社会进步,改革不合理体制,总是会伤害到一些人,这似乎是件无奈的事。而我们所需要反思的是,怎样让这些伤害更小更轻,甚至没有。所以,历史行进中的重大事件,记录并反思,对于一个社会来说,何其重要。土改如此、反右如此、文革如此、改革开放也如此。


文学即人学。作为写作者,我关注的是身处于各种社会事件中的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因为时代动荡中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也是一座山。尤其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他们的诉求和愿望经常被忽略。从我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这是我特别关注的人群。其原因在于:我曾与他们血肉相连。


任何一部小说的出版,都有读者写读后感。有人写一篇两篇,有人写十篇八篇,这全然是他们自己的事,与作者无关。正常的批评,以与人为善的态度,对作品文本进行探讨、研究,乃至尖锐批评,自然会受作者尊重,必要时或许回应。但用扣帽子打棍子大字报大批判式的低劣方式,起笔既无善意亦无诚恳的文章,何必理会?一部作品的真正完成,从来都是作者和读者双方的事。你不会读书,或是读不懂,写作者哪里救得了你!


那场交锋,时间长达半年之久。当年因为没有公众号,也没有打赏,为此,那一次论战,不必抢人眼球,更不必编出耸人听闻的谣言来追求流量,以谋求打赏。后来,这事不了了之。没有胜负。极左们,继续寻找目标,到处打棍子,而我也照样继续写小说,继续发表作品。


事隔三年,也就是这一次了。武汉遭到史无前例的封城,我应《收获》杂志约稿,开始对疫区的生活做记录。2月3日,也正是武汉疫情很紧张的时期,我在日记中写道:“只惟愿我们能有记忆:记住这些不知名的人,记住这些枉死者,记住这些悲伤的日夜,记住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在这个本该欢乐的春节中断了人生。”


几天后,有人传给我一篇文章,这应该是我看到的第一篇对我写日记所进行的批判,它发表于2月6日。写作者,正是当年批判我的小说最勤奋的一个人。为批我的小说,三年前他写下了几乎上十篇文章。我看过其中一篇,觉得此人认知已入误区,文笔也差,后面的就没有再看。而今年,他再一次开始对我批判,认定我日记中所写的“枉死者”,是诬陷医护人员。文中甚至还用了这样的文字:“把所有因病去世的人说成是含冤而死的‘枉死者’,借以在自己拥趸中掀起仇恨和歇斯底里的情绪,这和香港的动乱中,躲在废青背后的‘大台’的所作所为是一样的,作协前主席方方想达到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这样的逻辑和这类的构陷,以及这样的恶批,是其惯用手法,这是典型的文革式文章,完全可以不睬。但是,接下来的几天,我突然发现,当年那些批判我小说的人,几乎全部出动。各种批判我的文章,再次充斥各大左派网站。人还是三年前的那些人,文章也还是三年前的水平和腔调。


知道前因,我继续采取不理会态度。直到“送侄女到机场”的所谓特权事件和编造的“手机照片”所谓造谣事件,再借助社会上“仇官仇富”的心理,刻意编排“厅级干部”和捏造所谓“小产权别墅”等谣言,以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这场批判才逐渐升级。对我的污名化,已经到了我无法保持沉默的地步。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日记中屡屡提到“极左”的原因。这乃是三年前对我小说批判的延续,其中带着强烈的“私仇”。而对于极左们这种“恨”字当头,要把社会拖入人人“以邻为壑”的阶级斗争泥潭之中,我个人是极其反感,也是一定要反击的。


坦率地讲,一个社会有左中右派,这再正常不过。没有,反而不正常。至于我自己,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对“左派”和“右派”中的一些观点,都会有赞同之处。我支持自己认为有道理的东西,却从不站派。但我对两派中的极端观点,一向都持反对态度。


我的日记里,从来没有说与我意见不同者,即是极左。那些在极左人士的微博和公众号诱导和挑唆下,对我进行质问或叫骂的不明真相者,尤其是年轻人,他们跟极左半点关系都没有。


记得我在自己最后的一篇日记中曾写道:我要一次又一次地说: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最大的阻力!如果听由这股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现在,我仍然要这样呼喊。


阅读全文>>

阅读(81) | 评论(0)

使用条款 | 联系金海湾 | 关于金海湾 | 建议与批评 | 使用帮助
© 2022 Jinba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金海湾